高校去行政化的真正含义是什么?

当前位置 : 主页 > 行业 >
高校去行政化的真正含义是什么?
* 来源 :http://www.wildcraftraw.com * 作者 : * 发表时间 : 2017-11-18 10:14 * 浏览 :

  高校去行政化的真正内涵应该是在高校中去除学术行政化,即彻底铲除按照行政级别分配学术资源的陈规,还学术于学者。其外延包括取消高校行政级别、选举高校管理者、打破学官对学术的垄断等。

  落实高校办学自主权无疑是办好教育的必然要求,但其前提是取消高校行政级别并铲除学术行政化,高校的自主权应该有科学的监管。

  中国教育,尤其是中国高等教育向何处去?这是许多有责任感的中国人共同关心的问题。最近几年,围绕高校去行政化问题,议论纷纷。有一个观点流传盛广,即高校去行政化的真正含义是按教育规律办教育。这个观点让人一看就觉得十分惊讶,其显然没有涉及问题的要害嘛。

  按教育规律办教育,是搞好教育的基本要求,其中就包括高校去行政化。将其关系倒置,违反了基本的逻辑规则。也就是说,按教育规律办教育包括高校去行政化,但不能反过来说高校去行政化就是按教育规律办教育。例如,搞好体育事业包括了打击足球犯罪,但总不能将打击足球犯罪的内含理解为搞好体育事业吧?从逻辑学的角度分析,将高校去行政化的含义理解为按教育规律办教育,犯了转移论题的逻辑错误。

  根据通常的理解,高校去行政化的真正内涵应该是在高校中去除学术行政化,即彻底铲除按照行政级别分配学术资源的陈规,还学术于学者。其外延包括取消高校行政级别、选举高校管理者、打破学官对学术的垄断等。

  将高校去行政化理解为按教育规律办教育,自然会有人主张落实大学的法人地位与办学自主权。如今的中国高校是法人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,用不着落实;至于办学自主权,在目前的制度安排背景下我觉得还是不落实的好。君不见,办学自主权落实后招来了多少社会非难吗?乱招生已经被太多,不提也罢。拥有了大学自主权,个别学官俨然成为了君王,种种好处装进自己口袋也就不奇怪了,诸如私自占有或瓜分集体财产、到处安插、包庇之类的事在这类“君王”看来也犹如家常便饭,你要是不满他就你一根筋,是呆子,食古不化。这一切都是因为其拥有在高校里至高无上的行政。

  在行政学术的背景下,不仅不可能培养出杰出人才,反而可能会隐藏种种丑恶。在我看来,所谓的办学自主权只不过是学官无约束的行为权。落实高校办学自主权无疑是办好教育的必然要求,但其前提是取消高校行政级别并铲除学术行政化,高校的自主权应该有科学的监管。否则,高校有沦为第二个足协的。近几年来,中国足球丑闻不断,许多前中国足协官员被司法部门以至于中国足协被指为“”、“”。在慨叹这些昔日足坛风云人物之命运时,许多有识之士不禁为高校担忧,甚至有人认为高校比足球更没希望。其根源就在于高校行政化。所谓的落实高校自主权,不过是为高校行政化张目。

  将高校去行政化理解为按教育规律办教育,自然会有人主张将教授治校与教授治教和教授治学区分开。高校的基本功能是教学研究,治教和治学等于治校。非得将二者区分开,并且不主张教授治校,其真正想说的是:只有学官才能治校。依据这种逻辑,学术问题还得是学官们说了算,教授们得听学官指挥,不服也得服。依据这种逻辑,高校中的行政与学术就不完全是对立的了。反对教授治校实质上是保高校行政化,与高校去行政化实在是南辕北辙。

  将高校去行政化理解为按教育规律办教育,自然会有人主张要提高学官们的行政级别。学院学官是处级与系所学官是科级令其尴尬,按其逻辑,学院学官至少得是局级或部级,校级学官如果弄个总理级,其就会爽歪歪了。找部门办事,科长与处长级官员接待是不成的,有失,按其逻辑,哈佛大学校长办事得至少要总统接待了。至于因为社会上有许多单位有行政级别高校就得有行政级别的推理,实在是不高明,与高校教师教学生的“率先垂范”、“敢为人先”背道而驰啊!让我们来进行一个简单的推理吧。国有企业、公立医院等都有行政级别,这些单位也会说,高校有行政级别,只取消我们单位的行政级别就是贬损我们单位。如果有行政级别的非单位都强调这种理由,那么取消非的行政级别注定会遥遥无期了。这其实是博弈论所的“囚徒困境”:不论对方是否取消行政级别,我的最佳选择是不取消行政级别。其推理结果是所有单位都选择不取消行政级别。由此可见,为高校行政级别,无非是要学官们的行威,与贬损还是尊重教育实在是不相关。保高校行政级别,就是保高校行政化。

  综上所述,将高校去行政化的真正含义理解为按教育规律办教育,在理论上讲不通,在实践上会阻碍高校,甚至会妨碍整个,因为按其逻辑推理,所有非行政单位不可能取消行政级别。这个观点名义上主张高校去行政化,实际上是死保高校行政化。